苍穹潇汐

当众神器使看到第二个自己的时候的反应

【安托涅瓦】
“应该是另一个时空的我吧,别站着了,快来帮我把这些文件解决了。”
“哦哦好……”
总觉得,安总很……自来熟啊……不愧是老司机吗。

【安】
看到第二个自己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虽然很惊讶,但还是冷静下来。
“那么从现在开始是我们两个人照顾指挥使呢。”
“啊……一个就够了请别来两个……”
“那么,我们只能决定出谁留下来照顾指挥使了呢。”
话说完,两个安的手上都拿起了时之刃,身为凡人的指挥使表示你们悠着点。
两人很愉快的猜拳决定了两个人一起照顾指挥使。
指挥使表示不是很懂你们女仆的脑回路啊???

【珈儿】
本来就忙着期末考的珈儿自然无视了旁边这第二个自己,换句话说,第二个自己也还是考不来试。
珈儿不知道复习了多久,还是有很多不了解,看到旁边的第二个自己还没有走。
“啊……你还要呆多久才走啊。”
“我也不会考试……”
“……要不咱俩死一块吧……”
“好!”
别轻易答应啊喂!这刀下去两个人都歇菜了啊!指挥使急忙抱住了一个,叫喊到。

【晏华】
“哦?第二个自己,那还真是有趣呢,我记得,网上应该有这个资料。”晏华用手推了推自己的单边眼镜后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指挥使,那个家伙就交给你了!”
“晏华你个死宅……(悄咪咪)”指挥使小声抱怨完后重新看向了另一个晏华。
“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说起来你们是怎么来的啊……”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随便看看就行了。”另一个晏华拒绝了指挥使的邀请后自顾自的离开了中央厅。
好过分啊这家伙……

【阿岚】
“哦哦哦哦是我啊!那头是不是真的呢!”阿岚很激动拿出剑砍掉了另一个自己的脖子后发现对方很冷静的把头装回来。
“啊啊啊啊啊真是太棒了!”阿岚激动的抱住了另一个自己,随即就带着他去逛街了,留下了一个凡人之躯的指挥使在角落瑟瑟发抖。

【丽&莱奥斯】
“第二个我?抱歉黄金伞继承人只能有一个。”
“喀。”
“为什么莱奥斯也成了两个?自从成为了你的神器使就没碰到过好事了啊。”丽用手摸着下巴,眼睛透露着杀气看着指挥使。
“请你们不要把锅都推给我谢谢。”
“嗯……看来,只能用这种办法了呢。”
“什么办法?”指挥使有些好奇的看着其中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的丽看了过去。
“听说又开了几家新店,我们去那里比试吧,谁能让那些卖家满意谁就有资格继承黄金伞。”
“正合我意。”
“喀”
“喀”
于是两组分头行动了。
“这不就是……购物狂吗……”

【雯梓】
自从东方古街平静后,钟函谷因为店里忙碌的原因,很少来庭院找雯梓一起下棋,雯梓也就每天无所事事的堆着棋子。
看着棋子越堆越高,指挥使终于忍无可忍的叫醒了正在发呆堆棋子的雯梓。
“啊……是指挥使啊……咦?你后面的是……另一个我?”雯梓猛地站起来,桌上的棋子全部都散落在了桌上。
“别激动嘛……这不是来找你了吗。”
“……虽然搞不清楚她的身世……但是我最近很无聊,倒也很想跟自己下几把棋。”
“哈……那我是不是帮忙了。”
“算是吧?到时候套出什么话的话,第一个来找你。”迫不及待的将指挥使推出去,便带着另一个自己走去屋子里下棋了。
指挥使:女人都是臭袜子。

【西比尔】
身为老师教导那么多学生确实有些忙活不过来,西比尔只好在拜托另一个自己帮忙教一些学生。
“哦对了,珈儿这次期末考试肯定又不行,我还得去辅导。”
要是告诉西比尔老师有两个珈儿了她会不会疯……不过,应该会高兴吧……两个珈儿什么的……

【璐璐】
看到第二个自己后并没有太过惊讶,而是叹了口气后看向了指挥使。
“星星说陈独秀你今天会带来另一个我,果然没有错。”
“……我不是陈独秀……”
“好那么李大钊,我带着她去我爷爷家吃几个橘子顺便想想办法,你就呆在这个不可回收垃圾桶旁边等着我吧,那么告辞。”
璐璐说完后头也不回的带着另一个自己走开了。
“好过分啊好过分……”

【爱缪莎】
“第二个自己吗,塔罗牌的预言果然准确呢,我还苦恼上哪找她,没想到指挥使你帮我送过来了呢,谢谢啦~”说到这,爱缪莎用手摸了摸指挥使的脑袋,笑了笑道。
“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呜……”
“哎?怎么了?是不喜欢被摸头吗?”
“不,是因为爱缪莎你是第一个对我这么温柔的人我好感动啊呜呜呜呜呜呜……”
“好啦好啦别哭啦~”
遇到一个正常的神器使对于指挥使来说是件很难的事情,好在爱缪莎挺正常的。

【幽桐】
跟爱缪莎一样让人觉得很安心的神器使,反应也没有让指挥使失望。
“啊……第二个我吗,虽然很苦恼但是,毕竟是我啊,还是谢谢指挥使你把他带来了,不介意的话,一起吃个冰淇淋休息吧?”
“呜呜呜呜你跟爱缪莎都是天使啊……真是太好了……”
“呃……乖乖别哭了。”看着指挥使哭的大把大把泪的,幽桐有些无奈的用纸巾给指挥使擦去泪水,一直摸着指挥使的脑袋安慰指挥使。
另一个幽桐表示怎么都好,我站在这里咋感觉有点亮。

【钟函谷】
两人一模一样让顾客都很苦恼,好在没有太碍着店里的生意。
待顾客都走的差不多了,钟函谷这才用手捏住下巴全身打量着面前的“自己”。
“嗯……”
说真的他们两个因为照顾客人,导致指挥使也很混乱,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
“哎呀,第二个我吗,真想解剖开来看看是什么构造的呢。”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真的了!就算是假的也不能吓着他吧!”
指挥使有些无奈的护住被钟函谷吓到的另一个钟函谷。
“什么嘛,真没劲,好歹是另一个我。”
指挥使知道钟函谷的癖好,也只好反过身不停的安慰着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另一个钟函谷。
“我懂你感受,真的。”指挥使想起前面那些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濑由衣】
“第二个我吗!多说无益!战斗吧,真想打赢自己啊!”
“那开始吧!”
不同于安,珈儿,丽那些普通的比试,这两个濑由衣……是真的……在打架啊……
“冷静点啊我是凡人啊凡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没有神器使保护的指挥使只能站在远处,扯开嗓子劝着两个战地狂魔濑由衣。
诸神之战,凡人岂能插手。
指挥使第一次觉得自己活着是真的危险。

【艾露比】
“第二个我吗,真有趣啊,那么,我们一起去教训那些我们看不爽的人吧嘻嘻嘻!”
“走!”
两个艾露比很快达成了共识,无视指挥使勾肩搭背的滑向了别的地方。
我是不是要提醒一下妮维加强警卫了……

【薇拉】
军人出生的她一向比其他人还要冷静,就算看到另一个自己也毫不慌张。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去图书馆调查的,人我就带走了,还有,艾露比到处恶作剧的事情我已经搞定了,现在正交给妮维处理后面的事情,那么,我就先走了。”
简洁的说完自己想说的话,薇拉再次消失不见了。
真是神出鬼没啊……办事效率真快,堪比死宅晏华x。

【柯路诺】
“啊啊啊啊啊第二个我吗?哎呀人类世界真是太有趣了,第二个我都制造的出来呢!”
等等,你是不是对人类误解了什么。
“哦,断的羊角都跟我一样,跟我好像啊!”柯路诺全身闪亮亮的围着另一个自己转后,才将一瓶牛奶给了指挥使。
“这是我最喜欢的牛奶哦,谢谢指挥使,那么我们先走啦!”柯路诺满脸笑容的跟指挥使挥了挥手后,拉着另一个自己的手消失不见了。
应该不用担心……吧?

评论(9)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