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潇汐

学生党,非洲过来的,没啥洁癖,什么都吃,混的圈子也很多,比较随意,也不会雷什么设定,所以不用害怕踩到雷区,是个咕咕咕

最好的礼物


cp:【安零】【安托涅瓦】【零】

“啊啊,一大清早就在门口鬼哭狼嚎的果然就只有你个垃圾了吧。”璐璐不爽的推开门,因为某个单身狗的嚎哭导致自己头发也是乱糟糟的。
而某个家伙似乎是铁打了心一样,提高了音量。
“从现在起,我要给你们定一些规定,省的天天秀恩爱没完的秀。”
“……”这个家伙,每天屁事真多。
“第一,不准称呼对方为老公老婆。”
“那这样结婚还有什么意思呢亲爱的指挥使阁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爱缪莎满脸“笑容”的站在了指挥使身后,脸上的表情显得很“友善”
“那……替我找个也行啊啊啊啊啊,你不是大红人吗!替我找个也行啊!”指挥使突然抱住了爱缪莎,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不放手。
“你给我……放手!”大概是不爽了吧,璐璐猛地抓住指挥使的后衣领往后扯还不忘补上一脚。
“嗯~璐璐是吃醋了吗?”爱缪莎将脑袋靠近璐璐的脸边。
“不,我只是希望这个垃圾不要把脏东西碰到你这个虫子身上,要知道,你晚上可是一直跟我睡,冬天洗澡可是很冷的。”
“好好~”
“看吧果然你们两个无时无刻不在秀恩爱!”指挥使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被璐璐踹脏的裤子后不怕死的用手指着两位。
“饭可以乱吃屎可以乱拉但是话不能乱讲哦,我们这么平常的对话,哪里秀了?”璐璐反过头瞪了一眼指挥使后威胁到。
“……可恶……”碰了一鼻子灰的指挥使来到了中央厅内部,看到了正坐在方舟上忙上忙下的安托涅瓦。
“哦呀,指挥使来了呢。”看清来人后,安托涅瓦从上面慢慢的飞了下来。
“安托涅瓦果然很温柔啊,跟璐璐完全不一样。”
“嘛,璐璐她就是那种性格啦。”安托涅瓦笑了笑,用手将垂落在胸前的头发温柔的绕入耳后,安慰指挥使到。
“这样啊……说起来……零那家伙怎么不在?”
以前零都是天天围着安托涅瓦转的,让冷清的中央厅添了几分热闹,现在零不在到有些怀念。
“啊,不知道她跑哪去了呢。”
“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没事,两人也会弄得手忙脚乱,我还是自己来吧。”
“好吧。”指挥使无聊的走出了中央厅,却发现珈儿站在大厅用手撑着下巴思考着什么,而赛斯则一脸笑意的站在珈儿旁边。
“哦!指挥使你来的正好!”正在思考的珈儿看到了走进的指挥使,用手晃了晃示意指挥使过来。
“怎么了嘛?”
“是这样的,我跟赛斯正在考虑给安托涅瓦送什么礼物好,虽然安托涅瓦人很好,但是送什么礼物呢。”
“要我说的话,把零送给她在合适不过了。”赛斯开玩笑的将手搭上了指挥使的肩膀。
“……这也许行得通!”像是被启发了一样,珈儿将右手握拳捶了一下自己的左手。
“????”
“(ಡωಡ) ”
“啊……不是……珈儿,把零送给安托涅瓦什么的,不可能行得通吧!”
“怎么不可能,你也不看看零跟安托涅瓦有多亲密,别说零单方面粘着安托,安托也任由零的胡闹却没有生气,这两个人亲密的像爱缪莎和璐璐一样!(????)”
“……珈儿你的智商怎么突然上线了……以前蠢得跟个金(??)一样……”
“可以试试,就算失败了,安托涅瓦也会当做是零的胡闹,反正锅不可能是我们背。”赛斯双手一摊,说出了自己的邪恶计划。
“……唉……好吧,那我要做什么?”指挥使实在是争不过珈儿和赛斯,只好也当这次计划的帮凶。
“哼哼,你要做的……”
……
“零,你知道到今天是安托的生日吧?”指挥使一脸笑意的出现在了零的身后,试探到。
“啊……是指挥使呀,嗯,今天是安托的生日,可是我并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好……”
“那,把自己送给安托如何?”
“嗯……这个计划也不错,谢谢指挥使!”
果然是小孩子,好骗,剩下的看安托你自己的造化了。
“安托,祝生日快乐!”众神器使聚在一起,开心的将杯子高高举起,祝贺安托涅瓦。
“谢谢大家……”还是那招牌笑容,但是可以看出,安托涅瓦确实比以前要开心。
闹腾到了快十一点,众神器使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为什么零没有来?”看着还没有走的晏华,安托涅瓦有些担心的问道。
“这个……大概是想给你个惊喜吧。”晏华的视线无意间扫过那大大的礼物盒后,便快速离开了。
只剩下安托涅瓦一个人的房间难免有些冷清,但是安托涅瓦虽然开心,但还是希望零来。
“这个礼物盒为什么这么大,有什么啊?”安托涅瓦用手将礼物盒拆开,礼物盒的盖子突然自己打开,随即一道身影突然扑到了安托涅瓦的身上。
“哎……零?”看清楚来人后,安托涅瓦有些惊奇的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零。
“嘿嘿,安托,生日快乐。”零扭头打量了四周,发现就剩下自己和安托涅瓦。
“啊……看来我……出来晚了。”
“不会,时机刚刚好。”安托涅瓦温柔的用手将零头上的彩带弄掉,笑了笑。
“对了,我记得指挥使还说过要这样做!”
不等安托涅瓦回应,零在安托涅瓦的脸上轻轻落下一吻。
“……这样的礼物,真是高看我了。”安托涅瓦表现的很冷静。
“那我也要回礼了。”
看着一脸懵的零,安托涅瓦第一次露出了恶作剧般的笑容,双手捧起零的脸,看着放大的面孔,嘴唇传来的触感,零第一次感觉到,安托涅瓦对自己果然不是朋友间的关系,不过零也不是就是了。
“亲了亲了!!!”躲在窗外看的众神器使都露出了百年好合,干的漂亮,我好兴奋啊的表情,除了指挥使。
“那么,零,你这个礼物,一辈子就呆在我身边吧。”看着零不停的呼吸着空气,安托涅瓦在零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最好的礼物。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