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潇汐

大人与大人的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cp:【爱璐】【爱缪莎】【璐璐】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把她俩凑一起的……不喜请绕道。
轻微开车????

中央厅在这个世界算是非常的出名了,「神之头脑」晏华,「鬼牌」爱缪莎,「神使」安托涅瓦,「恋人」奥露西娅,等等。
其中最受欢迎的女性神器使就是安托涅瓦和爱缪莎了。
爱缪莎是一个令很多人都羡慕的人生赢家,因为她不仅有颜、有钱,还有十分灵光的脑瓜和强力的好运。
许多男士向她表白却都无功而返,因为他们知道,爱缪莎是看不中自己的,你们心里有点B数真是太好了。
“一口价,干不干”甲看着璐璐,说出了自己的价钱。
“只是弄点钱过来就行了?”璐璐飘在空中,用手托着下巴思考着。
“为什么你们不上?”
“因为爱缪莎她是神器使啊,我们这些普通人怎么可能打得赢!”乙急忙回应到,生怕璐璐反悔了。
“哼,爱缪莎最后都没想到自己的保镖会反过来伤害自己吧,好吧,这笔生意我干了。”璐璐说完,便离开了。
“老大,我们这样真的好吗,爱缪莎……知道了会不会把我们抓起来……”乙有些担心的看着璐璐离去的方向,说出了内心的疑惑。
“哼,我就说你没我行,我打听过了,璐璐在家里还有一个爷爷,要是璐璐失败了或者中途放弃,我就打残他爷爷然后上了她!”甲说到这,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
“……人家好歹是神器使……”
“神器使也有人性不是吗,她不会对她爷爷不管的,所以这次,不管我们有没有成功,我们都没有亏!”
“是呢……”
X    X    X
璐璐这边就没那么好过了,每次都是前脚刚踏进赌场,爱缪莎总是比自己要早走。
“……真的是……这家伙……为什么……”璐璐一脸疲倦的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不顾路人奇异的眼光思考着下一步该干什么。
几乎每次过路的人都要看璐璐很久,特别是男性,毕竟璐璐穿着这么大胆,被看也不足为奇。
无奈之下璐璐只得再次起身走没什么人的小路,大路经常有许多人看着璐璐,所以璐璐每次都会抄小路回家。
“你们要干什么?别逼我动手!”
“爱缪莎小宝贝别这样嘛……你要知道我们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抓到你的吗……神器使是不可以随便打人的哦,不然我会向你们的老大安托涅瓦告状哦。”
“少来碰我!”
“真人果然比照片的美太多了,你说我们上了她再去骗他们老大安托涅瓦如何?”
“老大果然英明!老大快动手吧我们等不及了!”
“别过来!”
璐璐悄咪咪的站在旁边看到了这一切,爱缪莎虽怎么说也是神器使吧,为什么这点小混混都怕成这样。
近些观看,发现有个小混混身上出现了一些被打伤的伤口,看来爱缪莎还是动手了吗。
“切,不肯吗!那你就动手啊!再怎么说,没有塔罗牌的你,怎么可能徒手打赢我们四个人!”
原来是没带武器吗,我现在去的话,说不定会提升好感度然后顺便得到爱缪莎的信任拿到钱!
这么想的璐璐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不等混混反应过来便一脚踹飞了一个后,趁着混混们不注意牵起缪莎的手就是个百米冲刺。
“终于甩掉了”璐璐抹了一把汗后发现自己还牵着爱缪莎的手,急忙的甩掉了,将头扭向爱缪莎尽量装出很得意的表情。
“我救了你,你怎么报答。”
“报答吗,那你要准备好哦,我怕你接受不起。”
“怎么会。”
爱缪莎在璐璐的脸上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不知道谁的电话,留下璐璐一个人在那里发傻。
“这报答怎么样?”爱缪莎扭过头坏笑了一下,眉毛也挑了挑。
“这家伙……是在调戏我吗。”璐璐有些不爽却又无可奈何。
“下次见面,我就不是这报答了。”
“……下次见面你在这么报答我我就不客气了。”
“下次见面你会需要我给你这样的报答的。”
“不存在的。”
“对了,我等会要去一个地方,陪我一起吗?”
“……行啊。”
璐璐思考了片刻后便答应了爱缪莎的请求,但是她并不知道,一个巨大的阴谋在靠近自己。
两人花了很长的时间绕开了那些路人后,爱缪莎带着璐璐来到了一个巨型的地下赌场。
“果然你经常出现在这种地方呢。”
“是啊,你要不要试试?我教你玩牌啊?”
“不了……”
“哎呀,这不是爱缪莎嘛!你怎么才来,哎,你旁边这个美女是谁?穿着意外的大胆啊,要不要陪哥哥们玩玩?”
“别这样,她还有事一会就走,话说你们还要玩那游戏?”爱缪莎急忙挡在璐璐面前,一边带走那个男人一边示意璐璐别乱走。
“真的是……就不该这么早出现。”璐璐走到吧台前,坐在凳子上看着爱缪莎出尽风头。
突然,璐璐看到一位绅士端坐在椅子上,他头顶着苹果,而那苹果上插着一枚刀子。在他对面,一位蒙眼的女士正惦着手里的飞刀,似乎在酝酿着投掷的时机……
“嗖!”还没等璐璐反应过来,第二枚飞刀已经准确地刺中了苹果,周围的人都纷纷鼓掌欢呼了起来。
“……挺厉害的嘛。”璐璐看到爱缪莎刚准备过来却又被那些众人带走。
大忙人啊。
“老板,有茶吗。”
“有的”
“来杯。”
不过一会就有一杯茶被摆在了璐璐的面前,茶的颜色有些怪?不过璐璐也没在意的喝了一小口。
……
不过一会璐璐就感觉身体跟火炭一样。
是因为茶吗?
可是就是喝了一口啊……
“总算逃出来了,你没事吧?脸好红?”爱缪莎将手摸了下璐璐的脸,又看了看璐璐只喝了一口的茶,皱了皱眉,吩咐甲跟乙带她出去,自己随后就到。
爱缪莎将璐璐扶出们去,交给甲乙后又跑回去应付自己那些狂热的粉丝。
“老大……计划真成功了?”乙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满脸通红,呼吸急促的璐璐。
“哼,跟着大哥有美人!”果然在她喝的东西里下药是最好的。
甲有些粗暴的将璐璐的披风纽扣解开,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脖子和肌肤。
“真是太完美了这计划!本是不想这样的,无奈这小妞穿的太大胆了,而且爱缪莎的钱也没搞到,只能这样了。”甲正准备带着璐璐离开这里,大概是动静太大了吧,璐璐看到甲的脸后,突然挣脱跑向和爱缪莎甩开那些流氓的地方。
“那么爱缪莎你路上小心!”
“好的。”
终于可以离开的爱缪莎来到门口,却看见一脸懵逼的甲和乙,以及被丢在地上璐璐的披风。
早就该想到了啊,璐璐为什么会凭空出现一直跟踪自己,早就该知道了,是自己身边的两个保镖干的。
“你们被开除了。”爱缪莎拿走璐璐的披风,不知道是直觉还是什么,也向着璐璐所在的方向跑去了。
突然,爱缪莎在那地方的长椅上看到了熟悉的紫色的影子,不用想,那是璐璐吧。
“为什么睡在这样的地方。”爱缪莎将披风给璐璐穿好,扶起璐璐来到了离这里很近的酒店,不顾服务员惊奇的目光,开了一间房后,连拖带拽的把璐璐搞上了床。
“真的是,明明比我矮为什么会这么重。”爱缪莎坐在璐璐的床边上,抱怨到。
大概是动静太大了了,璐璐的眼睫毛抖了抖后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你怎么……在这里”璐璐看清楚来人后,慢悠悠的说出来了这些话。
“还不是你喝醉了酒。”
“才不是……是茶。”
爱缪莎想也不要想,又不知道是哪个花花公子看上了璐璐,给她茶里下了药。
“你听着,以后去那里不要喝那里的东西……”爱缪莎话没说完,就发现不知道何时璐璐早就把披风给脱了下来,露出了雪白的肌肤,隐隐勾勒出的蝶骨,衣服也因为出汗的缘故湿了一大片。
爱缪莎不安的将手伸过去准备给璐璐的披风拿走却被璐璐抓住了手。
“?”
璐璐将滚烫的脸贴上爱缪莎的手,让爱缪莎抖了一下,璐璐很快又睁开了双眼,看着稍微有些红脸的爱缪莎笑了笑。
“爱缪莎你这家伙是双性恋吗,还是说,对女人有兴趣。”
“你喝醉了。”爱缪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正想着如何把手抽出来的时候却被璐璐的一句话提起了兴趣。
“我叫璐璐,想知道我为什么跟着你吗,想知道我哪里来的吗。”
“想啊。”
“嘿嘿,不告诉你。”像个小孩子一样,璐璐做了个鬼脸给爱缪莎,很难让爱缪莎相信璐璐是个初中生的事。
“是吗,那我就要逼问了。”十指相扣,爱缪莎身子一晃,顺势欺了上去。
“哎?”不知道爱缪莎要干什么的璐璐,眼睛中流露出了疑惑。
“你来说我来听。”
……
……
璐璐只有一个爷爷是亲人,爷爷没什么收入,璐璐打工勉强生活的了,还要交学费,璐璐就在要退学的时候不知道是哪个好人替她交了学费,一交就是璐璐毕业。
“然后……嗯……我毕业…哈……就做什么都…嗯哼有、有钱就行……”
爱缪莎饶有兴趣的听着身下人那断断续续的声音,最后几句话璐璐几乎是颤抖着哼出来的,不过说实在的,璐璐明明比自己小却发育比自己好爱缪莎实在是想不通。
“然后……我一边找…恩人一边赚、赚钱……啊!”璐璐话语未落却又叫了出来,浑身剧烈颤抖起来,断断续续的话还没说话却又抱紧了爱缪莎。
“这就是你到处接任务,赚钱的方式?”
“嗯……”
璐璐困了,迷迷糊糊之间,只感觉爱缪莎在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后背。
但就再快要睡着之际,那一处冰凉却顺着背脊突然滑入了深处。
瘫软的身子又一次紧绷了起来。
“那样是不对的懂吗?”
“嗯……”
“下次还会这么做吗?”
“不这样的…嗯……爷爷…我…嗯…会、会没工作……哈……”
璐璐抱着爱缪莎越来越紧,眼睛渐渐涌出泪水。
“没事,我养你。”爱缪莎说完覆盖上璐璐的嘴唇顺势再次把璐璐扑倒。
今晚,又是个不眠夜啊。
……
……
大新闻大新闻!中央厅第一名人「鬼牌」爱缪莎居然有了另一半并且订婚了!
一瞬间整个世界和中央厅都炸了,有的人祝福爱缪莎有的人寻死有的人人肉爱缪莎那位神秘的另一半。
然而这都阻挡不了爱缪莎要去见璐璐爷爷的心情。
“爷爷好!”一见到璐璐的爷爷,爱缪莎像打了鸡血一样给璐璐的爷爷打招呼。
“哦哦,这不是爱缪莎吗,我家璐璐承蒙你那段时间的照顾了。”
“哪里哪里”爱缪莎有些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
“爱缪莎,还不快来谢谢你的恩人。”
“啊?我的恩人?这家伙?恕我直言这家伙一点都不完美。”璐璐果然还是本性难移的数落着爱缪莎。
“一直秘密赞助你上学的,就是爱缪莎。”
“哎?”
像发现了大新闻一样,璐璐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爱缪莎。
“为什么……”
“因为我一看到你搬来这里,我就知道,我以后跟你关系绝对不一般,塔罗牌预言不会错。”爱缪莎拿出塔罗牌晃了晃,顺势抱住了璐璐。
“那,我也没什么可以报答你对璐璐所做的一切……”
“没事,要说补偿,璐璐昨天晚上就已经补偿完了。”
“看来璐璐还是有颗感恩的心呢。”爷爷说到这,开心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其实我们来还有一事的爷爷。”爱缪莎终于开始走入了正题。
“什么?”
“请把璐璐交给我吧,我会给她幸福的!”不得不说自从爱谬莎跟璐璐在一起后智商直线下降。
“好啊,我孙女终于嫁出去了,以前因为性格太怪一直嫁不出去,不过能被爱缪莎看上,璐璐以后我就不担心了。”
“喂喂……”
爱缪莎牵起璐璐的手,看着自己送给璐璐的戒指,随后蹭了蹭璐璐的脸。
“喜欢吗?”
“……嗯……”
于是中央厅这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夭折了!上次是薇拉跟艾露比,这次是爱缪莎和璐璐!居然还特么订婚了我的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啊啊啊啊!”指挥使生无可恋的在中央厅里大喊大叫,吵得安托涅瓦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
“真的是,那么想要去找个啊!”终于看不下去的迦儿狠狠的敲了一下指挥使的脑袋。
“要是找到我会一直单身?!”
“那是你没用!”
今天的中央厅,一如既往的和平呢。
下一个就写安总和零吧,谁都没挂真好啊(*/∇\*)

评论(6)

热度(20)